妇女的力量与社会翻转
玛利亚罗莎·达拉·科斯特、谢尔玛·詹姆斯 著
马新、Orpheus、邓宁立 译



130×184mm
191页
2017年10月第2版

联合策划:实践论、《同时》
封面字:欧飞鸿

目 录

为什么仍需要讨论家务劳动?(吴碧莲导读) / 1

妇女与社会翻转

资本主义家庭的起源 / 18
教育中的阶级斗争 / 21
对无工资者的剥削 / 25
证实有关“女性无能”的迷思确实存在 / 29
子宫的资本主义功能 / 31
劳动分工的同性恋 / 33
剩余价值和社会工厂 / 35
A. 雇佣奴役的生产力是基于“无工资的奴役” / 37
孤立劳动者斗争的社会化 / 41
阶级斗争的新方向 / 46
拒绝工作 / 50
B. 被动性的生产力 / 52
死亡劳动和性的痛苦 / 54
针对妇女的“政治”攻击 / 56
1. 作为消费者的妇女 / 58
2. 作为竞争对手的妇女 / 61
3. 引起分裂的妇女 / 63
C. 规训的生产力 / 65
妇女与拒绝工作的斗争 / 68

妇女的位置

单身妇女 / 77
“喂,你们吓到我了!” / 79
已婚妇女 / 80
孩子 / 81
分裂的家庭 / 82
房子 / 84
她们过着分开的生活 / 86
女人了解女人 / 88
新的关系 / 91
职业妇女 / 93
所有事情都将由我们做主 / 96
每个女人都知道 / 98

初版前言 / 101
注释 / 122

附录

家务劳动的工资(西尔维娅·费代里奇) / 141
1970年代意大利的女权主义、工人主义及自主主义(帕特里克·卡宁厄姆) / 163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家务劳动已经伴随着全球化的浪潮迅速商品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向发达国家和地区,输出了大量的以妇女为主的劳动力从事再生产劳动。家务劳动以商品化的方式实现了“有偿”。
  而当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已经变成了中上阶层的特权,绝大多数妇女需要外出打工,面临工作与家务劳动的双重负担。同时,在中国从事照顾性劳动的妇女群体也发生了变化。很大一部分再生产/照顾性劳动转嫁到了退休老人、留守老人的身上。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母职变得愈发神圣化、崇高化。二胎开放后,职业妇女被期待生育更多的孩子。抚育下一代劳动力的代价依然要求这些妇女一并承担。
  “家务劳动有偿化”这个曾经广泛地动员了欧美妇女的号召,似乎不再能让今天的中国妇女感同身受。但是在这场运动中发挥中心作用的马克思主义女权分析并没有过时。只要关于男女的性别劳动分工还没有打破,只要社会再生产的代价依然由个人家庭以及家庭中的妇女(无论是老一辈妇女,还是雇来的家政工)承担,家务劳动依然会是当代女权运动需要面对的重要维度。(吴碧莲)

相 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