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水坑(四幕剧)
金特 著



130×184mm
195页
2017年3月第1版

特约策划:失败书店
封面画:欧飞鸿

目 录

第一幕 / 7
第二幕 / 33
第三幕 / 85
第四幕 / 121

附录 / 167

 

2016年5月底,金特来到沈阳,用半个月时间将他的小说《冷水坑》改写成剧本,作为以东北亚为主题的“实践论·第二回”的共同工作与排演文本。小说《冷水坑》如迅疾的逃逸之线,似乎其文本速度就是自由之路,现实里的种种二元对立(例如生活世界/主体理性)和它相比,更像达到绝对自由前的相对性幻象;而戏剧《冷水坑》需要将虚构的绝对性重新拆散成一些相对关系的不完整平面,并对这些平面间的关系进行处理。将完整的改写为不完整的,对于一个作家来说,往往比集体写作还难,因为这有悖于普遍认可的诗学。
  不完整性给“实践论”的参与者予“实践”空间,也使更广泛的参与者以相互冲突的方式理解着这个剧本:外地(主要来自南方)参与者通过基于文本研习的“议会—退场”结构与评议弹幕,反对和解构主人公段铁马的自我英雄主义、现代性主体幻觉;本地参与者则同情并维护已被改写稀释的,他们认为在为东北争最后一口气的英雄段铁马。理解人物的不同方式,也体现着外地人和本地人对东北的认识区别:如果我们清楚地知道,即使再理性地面对东北此刻的命运,结果也是一样呢(近来随时可能降临的战争及核污染的危险也提示着,这一亿人口仍处于自己并无权成为其中某方的冷战阴影之下,又怎能知晓自身命运)?这是另一出与《冷水坑》关联的深层戏剧。不无相关的是,部分地根据近一年来在沈阳的生活经验和判断,剧本付印前,金特重写了原来大概过于乐观的结局。(潘赫)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