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祖国和人民、手术、自杀 - AT - 《ding-ding-fing!》第4期 - 副本制作
 

>AT
  
  
  
  献给祖国和人民

1

从灰叶子的缝隙进入大城市
主要的守卫都已经疯了
我趴在草地上测量风速
我的身边有小狗,还有小松鼠

骑车和坐车都不能太快
如果你不想在升旗的时候出现
一个疯女人爬上了旗杆
她跟主席说让我高点,再高点

主要的青少年都在公园里画炸药玩
然后建立家庭,教育动物和植物
连我身边的枫树都知道静静地听着
可是北京,北京你已经疯你妈逼了

2

洗澡和酸都是罪过
我们要怎么面对下一代
如果我们已经没什么可做了
也不愿意回去看看父母的山洞
(已经铺好了被子)

如果我们的水分已经
都交给了太阳
如果我们手牵着手
心里打着主意

这是一面旧餐桌
每天都不缺死人
可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呢,我想知道
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尽管这没有学习英语重要)

你们可以回去看看父母
可以安安稳稳地
暖暖地躺下,或者去健身房,但我要知道
一个月后我是活着还是死着

3

我们的父啊,
黑暗的正面形象,
如今我们进山去杀和尚,
我的爱人们都做起了生意

如今我们仍然没有爵士和印度
我们没有铁
我们没有手
从地下室逃到欧洲

我很想告诉你,
爸爸,
我已经磨利了刀,
我还要再磨利一点



  
手术

他在想一些甜美,甜美的事
对透明的皮肤感到不习惯
他在伤口里碰到了镯子
铃铛,里面黑色的核,要用镊子
取出来么,需要
什么样的代价

尽量不用刀
或者眼泪,轻轻摇摆
使它张开,一次遥远的手术
留下的果实,要带它回家
换一件衣服止血

望向窗外的时候他不确定
是轻易地洗去它,或者去邀请
一位年轻的手术家,或者躺在地板上
盯着秒针,或者只是在下午弹奏钢琴曲



  
自杀

向淡黑的细胞致以烟雾
行人杂以车轮和花卉
但光滞在一点,我知道了
我的宗教是自杀之道

向淡黑的树林缩小着包围圈
像钢笔的线条欣赏着
并且一圈圈侵入反复的
不断洇入的墨色

她从窗口经过,迟疑了一下
避免了相见,那是什么时候
吃曼陀罗
从淡黑的细胞吸收烟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