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母亲
(1)



130×184mm
75页
2018年9月第2版

参与(写作序):名南,黄静远,欧阳潇,文逸,江萌,陈淑瑜,王炜,宋轶
发起&组织:黄静远
编辑:冯俊华
封面字:梁广慧

 

不同时代和场域下,母亲及家庭关系都是剧烈的主题;而这种剧烈波及之广,使它往往在私人生活和国家政治中都被给予双向的沉默。具体到中国语境,它首先涉及代际问题:我们将不可避免地瞥见不同年代的社会主义文化(包括文革、计划生育、市场经济、下岗、中国的全球化和全球的中国化等等)给个人带来的具体影响。其次它涉及地域经验的问题:比如具有时代特征的闭塞/流动对家庭的影响,阶级在里面的可变和不可变。最后,它还涉及一个不经常被聚焦的情感结构和性别张力问题。
  我们动用的是还没有能力回应各种历史遗产淤积、急需当代化的汉语。它的进程是否可以视为当代艺术创作的一个部分,也许有待观察;但是它的健康、成熟却已然要求和时代的种种主题、现场结合在一起。在剥离了温情主义后,这一主题所具有的意识探测深度,它在当代艺术框架下文本自身所展示的延伸性,以及它在私人与公共性之间摆荡的写作和生成方法,使它成为一次关于汉语当代化的小规模却又紧张的内在探索。
  “写”在项目中既是动词也是名词。我们的方法是共同写作。共同是指参加的写作者在回应,互读,讨论中写作。作为动词的“写”还是一系列组织和制造卷入的方法,一种对议题进行兼顾了有效、深入和反刍的公共讨论尝试。作为名词,“写”指向要怎么理解作为创作结果的文体。语言和思维是相互激发的回路,文体映射着累积的历史书写对个体最深层的影响。
  从更加庞大的层面来说,“写母亲”想以“母亲/家庭”为单位,连接曾经和现在的、有可能的各种历史主体。我们认为它包藏对“庶众的发声”这一图景的想象,而这种想象可以在“写母亲”衍生出的各种活动和组织方式中展开。(黄静远、冯俊华)

相 关
发起者的话(1) / 黄静远